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說死刑

  我們目前看的羽球賽,以二十一分計算,早期採取十五分計算,因為想更有效的控制比賽時間和招徠廣告,曾經試行五盤三勝七分制,最終才改成二十一分制。當然,剛從十五改成廿一分制時,許多拉吊型打法的球員會覺得吃力,甚至吃虧。但他們沒說:「對方必須先讓我三分!」

  明明上個月才打七分制,這個月改成二十一分制,球員不會吃了敗仗後,向裁判上訴說:「如果改成七分制我就不會輸!給我第二次機會。」

  法律也是這樣,大家只能遵守既定的法律,超越了就會受到制裁。而不是在別的國度犯了法,就把別人國家的法律說很不人道,又好像滅絕人性。但是,明明本國也同樣有死刑,也有人將行刑卻無人過問,可能這裡不是戰場。

  我們都知道,家人能為被判死刑的兒子做的,也就那麼一些事,這是無可厚非,值得我們同情,但國法始終是國法。一粒球落地,界內或界外,判定後就是定局。地上的界線早就畫好在那裡等著,並不是球落地後才畫上去的。更不能輸球後,說是自己從小營養不良,身高體格都不如林丹,要求重新來過。

  如果出身不好,我相信不止全國,放眼全球皆同,可說十分之九的黑道,都是出身家境不好。如果真的給個機會,那些軍火綁架強姦也是從小沒人引導,大家回去再來一次。

  也正因如此,才有年齡的設置,徧徧又遇上剛好年齡夠得上的。若十八歲就死刑,某人以剛剛出頭為由,那政府把它設成十九,再有某人十九剛剛出頭就犯錯也求情,再調高?老阿伯也是九十九歲才出頭。

  要求廢除死刑,是許多組織的長期鬥爭,但是要求新加坡廢除的力度比對國陣政府來得更猛,只因那是兒子在新的最後生機。最近新聞,本地有五人綁架案,也面對死刑,不知是否有人為他們請命?

  新加坡政府若定罪死刑,那是他們治國的重器。如果各個要求第二次機會,新加坡就不是今天的新加坡。況且,獄中來信說大徹大悟,也是被抓被判死刑之後。如果沒有被判死刑,過後又不知道幹了幾回,那些被毒品所害而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就人命不值錢?另外,判球也是有誤判,這是可能的。若新加坡嚴重徧頗,那麼放眼全球,也沒幾個國家了。

  即使像羽球賽都條例規則清楚分明,輸了都還可以上告國際仲裁庭,更何況堂堂一國的殺人法律。死刑的動用,已是慎重中的慎重了。如果球賽可以隨著球員要求再來一次,球賽也比不下去了,國家更無從管理了。

  有些事情,沒得你說「不知道」。用羽球拍去打對手的頭、用手把足球丟進龍門裡、走私毒品軍火、強姦綁架,你是沒有籍口說:「我不知道啊!」(犯法的行為可以膁快錢你就知道?)神佛可能會原諒你,但法律會說對不起。


1 則留言:

  1. 虎宝宝 提到...

    好文章,以法立本,新加坡才因此比马来西亚强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