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5日 星期一

马华党员的告白

原文:马华党员的告白

致马华同志们,

老朽在此先向大家问好!

老朽只是一名小小的普通党员,可是却与你们一样有一颗关心国家的心。二十数年来,党魁们常教导我们,投马华一票才能抗衡巫统。潜移默化之下,我也一直都顺从党的教诲,把手上的一票无条件的奉献给党。

在每一届大选后,我都会默默的祈祷。祈祷上帝让我们华人在这新的五年里,平平安安,无风无浪的渡过每一年。可是每一届大选,一届又一届都让我痛心疾首。我不尽问上帝,这又是为何?为何每一届的五年,祢都要为难我们华人?难道马华历届总会长在大选前都没有先行与祢协商吗?从茅草行动,合作社风波开始,历经宏愿学校,数理英语化,一直到白小关闭,诉求风波,华文教师不足,建校资金短缺,学额缺乏,白蚁威胁,干捞风云,面对华教一次又一次的被当权派无理打压,我的心里感到非常沉重。黄总会长,凭良心,您要我们这些年已半白的人情何以堪?凭什么心再支持党一票?您不是说过要与华教共存亡?可是你是否有落实您曾许下的诺言?

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今天我终于才明白,马华只是巫统铁幕政权下的一个傀儡。就算马华赢完大选全部州国议席,也无法与巫统抗衡。这其中有什么关窍?让我一一道来。

马华与巫统的关系,只能用纠缠不清来形容。这纠缠不清的又是什么东西呢?四个字,利!害!关!系!大家应该知道,马华是不可能脱离巫统。同样的,巫统也不能轻易的摆脱马华。为什么呢?因为双方都持有对方的把柄。虽然如此,大家莫要忘记,巫统始终是老板,马华始终是夥计。这个老板与夥计的关系,自513就无形的被订了下来。马华打从哪个时候开始,就好像签下了终身卖身契,再也不能自主。

一直以来我都期望党能在每一届大选,与巫统商讨华族面对的问题,共同解决这些问题。马华凭什么与巫统在站在同等的立场商讨这些问题?凭的就是马华能够自由的选择与任何政党合作组织政府!这就是本钱!很可惜!与巫统同流合污的马华再也做不到这点!马华根本不敢退出国阵,连提也不敢提。因为大家都知道后果非常严重。我还向大家保证,这无关乎内阁部长职位!别以为部长很好当!数年前陈广才很想当交通部长。一个人未吃盐,不知咸滋味。吃过盐才知道盐不好入口。巫统就是看清了马华这点,不断的蚕食我们华族的权益,因为巫统知道马华根本就无法反抗。马华虽然晓得巫统的居心,却也无可奈何!

老朽思考了很久,最终领悟到就算党胜完全部州国议席,也无法摆脱马华是巫统附庸的命运。唯今之计,就只有期望政治大环境重新洗牌,替阵政府上台。替阵的华裔领袖与巫裔领袖,平起平坐的商讨我们华族的困境!

老朽准备放弃马华党员身份。就算得罪多年同志,我也要向诸位呼吁,请明智的投您神圣的一票。

有生之年能见到国阵倒台,老朽死而无憾。



无名小党员鞠躬




相關文章:
小辣椒轰伯拉周游列国荒废国务
古拉挑战家泉辩论九大经济方案


1 則留言:

  1. Gemini 提到...

      1982年马哈迪医生上台后,便立意在国阵中营造巫统独大的形势。他说,其他国阵成员党若是全数退出,巫统也可以独自执政。这是真话,也是目前的形势。

      在马哈迪领导下,巫统不断壮大;同时,独立50年,马来人口不断大幅度增加。到了今天,马华与民政这两个华人政党分配到的竞选议席,有一半是马来人的强区。印度国大党此回竞选9国、19个州议席,也根本没有一个是印度人的强区。

    摘自:马国大选凸显改革的诉求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