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星期四

一封柔佛人的电邮[轉載]

  此人文章長到比萬里長城還長,我替他總結一下,“在天平的另一邊格子劃叉”。

  文章長到眼花,可見愛國之深,細讀之,深思之,慎投之。
  (我不是指投C4炸彈,諒你也沒有,我是指投票)

大马华人必读:想清楚你的未来再做决定!!!

众所周知,现在国阵在柔佛州的议席为100%(不包括那个不劳而获的回教党议员)。
由于柔佛的州政府已经变成一言堂,所以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
短短几个例子:
1.有很多水卖给新加坡,可是我们的水费却是全马最贵之一。
2.昔加末和居銮县的普通门牌税,有一些竟然高过店面 - - - 地方政府乱来。
3.泊车在路边,也要私营化收钱。
4.大水灾发生时,我们的国州议员也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如昔加末区国会议员SUBRAMANIAM,利民达区州议员李煌志过后才出来指垃圾上报纸,拉美士区的蔡细历也不知所踪。
5.灾区的灾民,竟然没有人救他们。政府的拯救人员根本就没有尽力。
6.走路在街上,连男人都怕给人打枪,而且现在的匪徒都是先砍你,让你没有反抗能力。
很多人说怕反对党没有能力,但是小弟想请问,就单凭以上的4 - 6项,已经可以让夺你的命。
难道反对党会烂到让你走在街上立刻给人枪杀?国阵已经做到让你在街上随时被人先砍后杀。

为什么我们不让给5年的机会来换人做做看?因为执政党已经做了50年......
就回教党赢完所有的议席,也不足够执政,因为他们参选不多。
就算输,也要给国阵只赢一点惊险过关,他们才会重视人民。
如果华人只投给火箭,不敢投给回教党,那么还是BYE BYE。
若国阵在来届大选再压倒性胜利,我不敢想象未来5年我们的生活该怎么办!
可能会出现:
水灾区越来越多,治安越来越差,经济越来越退步,教育素质越来越低,华人越来越不受尊重,司法界越来越宗教化,种族化,政策也皱向偏袒一方,投国阵的华基政党有何用?
只因为抗日军是以马共成员为主,就要否定了抗日军的贡献!其实说穿了是抗日军是以华人为主导,国阵老大正在有系统化的消灭华人对国家在独立前后为这块土地所做出的贡献。
50年都这样浪费掉了,为什么不给反对党一个5年做给我们看呢?我想现在有很多选民又想起了以前几届在大选时华社的钟摆定律了,华人在1999年屏弃了钟摆定律,响应马华强烈支持国阵,2004年依然如此,但华人在国内的命运却越来越贱,为什么会变了呢???
完全正确!!!马来西亚的华人越来越少了……
但是彼此却还是不团结合作,火还没有烧到自己,就冷眼旁观,更甚的是还在一旁加油加酱,说些风凉话!!!

各位在来届大选有资格投票的华裔们……
请善用你们手中的一票,不要再投给国阵了!
让我们合作起来,投给华人反对党,
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至少让国阵知道,华人还是有影响力的!!!
对多数票还是会起着一定的作用。

我们华人是时候应该为华社出一点力了,为什么要投给一个已经不平衡的天坪?甘愿坐在天坪上比较轻的一边???
自从老马下台之后,大家也是有眼看到我们现在所谓的政府机构不过像是一间间既长不大,又讲鸟话的老顽童游乐场!!!
白小事件,柔佛大水灾,查宫,MAT REMPIT 言论,马共纪念碑言论,美景大桥,买游艇避水灾,凯里鸟话事件等等等……我们消费人纳税人的钱全部都是为了要看到这些东西的吗?
不要管什么糖果了,只要我们意志坚定,慢慢就会越来越多人认同我们的看法!
让那些看轻我们这些身为龙的子民的华人知道触及龙的逆鳞是会引起龙的愤怒的!!!

这些话都是国阵竞选机制发出的言论,使到很多华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1. 柔佛国阵国州议员,不少是5年才见到的,很多管理就是糟糕的。
2. 插上几个反对党,虽然说不能做什么,但是也不能改变写什么,因为修改任何议案需要2/3议席通过。在柔佛,国阵基本还是主导。这个管理的缺陷基本不能成立。哪管是回教党或其他反对党赢了10席,国阵还是牢控75%。
3. 有竞争才有进步,包赢的议员,只管自己的口袋,那管人民生死。就算在灾区出现,也只是为了上报拍照,实质的灾难防范工作,才是这些议员的工作。

看看一下台湾,换了政府以后人民的民主权力开始增加了……
1.连总统贪污受贿也可以告。
2.台湾当局的贪污部和司法部是独立的。
3.台灣人民可以批评政府或高官贪污和舞弊,不会被抓,这是我们马来西亚所没有的。
台湾人民在换政府以后找回了他们的民主的权力。

在我们的国会里,只要是反对党提出的问题无论好坏,国阵国会议员都要100%反对,有几个国阵国会议员为赞成反对党的好意见,而被惩罚,可能下一大选也没有机会上阵。
国阵里面,我们要对马华副总会长翁诗杰给予100%支持!!!
他为了批评贪污和舞弊华小工程,被人代写道歉书要他下台,这种事只有在马来西亚才有!!!
上次,他们赢得太大的票数了……
最好是51:49 的比数,他们才没那么嚣张!!!

我决定让他们有压力!!!
可是,他们决定2008年才大选,所以明年一定搞些“好事”来拉票……
就像是,平时不SEMBAYANG,临时求ALLAH!
我的马来邻居也说要投火箭,他们也觉得政府对他们不好!
他们和华人一样受水困15个小时,求救无门!!!

你一票我一票聚少成多,就算不能改变结果也能让政府感觉到压力而正视民生问题。像现在的政府已经让人看不下去了,难到要等到变成像印尼这样人民才开始知道无能政府必需换掉?我们人民才是老板,养了一缸米虫我们也有责任,千万别以为新米不如旧米,与其让放着的旧米被蛀完,倒不如试试新米。
我只是以事论事,觉得华人都已经这么少了,如果再不合作,好好的利用我们手中的一票来让国阵震撼一下,我看华人的将来……
唉!到时还会有将来吗???我极度怀疑!!!

我们千万不要给马华用华人要团结,讲话大声才被骗去!只要是国阵的一律不投!翁诗杰够大声了吧,结果呢???
本来对投票没什么兴趣,因为柔佛州一定是国阵赢的,不过现在真的很不爽,特地去登记成选民来投反对党!!!
我这里可惜只有PAS,不然一定选DAP。不过可以的话,下一届,州议席要给反对党几席,不然那个柔佛的大臣太过嚣张,仗着有柔南计划就语无伦次,出言不逊!你以为投回教党,回教党就可以在柔佛执政?异想天开,没有可能!柔佛还有行动党和公正党。
我们投回教党,是不要给国阵赢那么多!
PS:我情愿少吃猪肉,都不要给贵TOL,打贵油,出街随时给人打抢砍死!

国阵 = 国家阵亡!!!

官逼民反民必反!
很多人以为回教党赢了就不可以吃猪肉,没有华文书读,要放马来名,被逼进回教等等……但现在的,不都是也想往这方面发展吗?
还有很多天平的人我都不懂它是谁,华人还不是一头栽下去!到头来还不是满街打枪,人心惶惶,连警察都不“鸟”你!还不是死路一条!
马来人看见华人就是……贿赂,贿赂,贿赂!
马哈迪的时代还可以,现在的根本就是废物!!!
有些人就是要保持现状,因为那些人要去当土匪!
还没换过,就说不好,一点公信力都没有!
为了避免食古不化,你一票我一票(SIKIT-SIKIT LAMA-LAMA JADI BUKIT),投反对党一票还有希望,投天平不如丢票入大海!

我想我也会去投反对党了,不然那些现在当官的都没有什么贡献的。
我是昔加末选民,记得当年未大选时我们那些口才“一流”的国阵候选人拍胸膛说要实现“传闻已久”的昔加末东甲大道,可是事隔几年后的今天,国阵出名的绝招“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再次如预料般出现.…..
相信大家都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吧!我们并不是白痴,难道会一次又一次的受骗吗?
很明显,下一次的竞选期,国阵候选人一定会再次上演“狼来了”的故事,试问我们还能相信如此无稽的谎话吗?各位都是成年人了,难道因为他们给了我们一粒糖果,我们就要投他们一票吗???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选择了火箭,因为天平已没有了可以相信的价值!!!

虽说我已放弃马来西亚,但是在邻国的我几乎不能做到不闻不问。话说这次的水灾,我的爸妈危在旦夕,马来人的船只(应该是军人)经过我家门口好几次,但都不救他们俩。他们两个老的,一天一夜没东西吃,没水喝,又冷到要死。没人救不说,更别说政府人员来派食物及水,军人救人还要收钱,那副手像是没查清楚就说是私人机构,不是政府人员。还说政府给足够的救灾基金,问题是,钱呢?食物呢?所谓的食物,其实是一些华人的佛教机构,马华等送来的。还不是华人救华人???更可怕的是,马X人救华人的时候,还问你是不是马X人,他们只会救马X人。我绝不照谣,这些都是身边朋友亲戚的亲身经历!!!

在这个大水灾,只能说看清楚马X人的真面目。我们不可反,更不能说出来,不然大家都要坐牢……
该投谁,大家心里有数。不过这时候,我们要叹息,华人的出生率真的太少了!
下次昔加末大选就是观察柔佛选民甚至是全国选民智慧的一个好机会。
如果人们不相信我们所相信的,因为他们不了解。原谅他们。
如果人们不相信我们所相信的,因为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原谅他们。
如果他们不相信我们所相信的,因为他们还没有受到伤害。原谅他们。
可是人们已经了解了,人们也经历过了,人们又受伤了;如果他们还是不相信我们所相信的,放弃他们吧!!!

自做孽,不可活!佛法再无边也度不了无缘之人……

在这里还真的强烈鄙视那些无能的东西,虽然我住的地方不是受灾区,但是我家也是刚刚被打抢,然后那些狗屁警察只是派两个狗屁CID上门搜集一些指纹就草草了事。我还记得当天我刚刚发现一些重要疑点去警察局当面要求那个狗屁CID再上门调查,但是不得要领。现在我已经完全对那些狗屁警方绝望了…………
如果我已经到了投票年龄,我一定去登记投火箭一票!!!所以,在这里就向各位可以投票的人们大力呼吁投反对党一票,让他们做做看吧!不要把一些能人贤士给埋没了……
如果说马来西亚目前都没有发生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我或许会投国阵一票。可是现在我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种种的理由,令我无法再接受现在的政府。汽油涨价,过路费涨价,柔佛大水灾,528血腥星期天,蒙古女子被杀,白小无理被关闭,数理英化,贪污事件,大专法令,ISA,巫统玩弄种族主义等等……已经忍无可忍了。或许他阵从未管理过,不代表说他们没能力管理。我选择反对党!!!
如果换回老马,我还可能会支持国阵……
毕竟他的强势手段,还能压制那班马X人!
现在这个,无能又弱势。
看回以前的新闻,被警察威胁而不组织警察调查局,任由马XX乱说话,经济越来越差,治安越来越差,贪污越来越多(还说要啸贪),不照顾我们南马人(美景大桥事件停建,却要多建一条槟城大桥),汽油涨价大的离谱等等……
老马时代都没这些事……

还有大家别忘了那个“查卡里亚的王宫”事件!又无声无息了!!!
王宫照起!袋子还是满满,我们不能讲,不然再拆多点神庙,再给你跳!!!
刘天球在听众发言时段时表示:柔佛有八名部长,但是除了蔡细历在马来西亚,其他部长都在国外,没有一个回来选区,包括黄家定,巫青团长希山慕丁,阿查丽娜等……
如果国阵不是在柔佛州每次都大胜,且以几万多数票狂胜……
如果不是他们认为不回来也会赢,他们怎么不会赶回来?
他们可能会心想:“既然我反正都中选,为何我要这么勤劳?”
(注:国阵在柔佛州一向来有100%胜率,除了上届技术失误,让回教党有一个州议席)
他也说发生水灾大灾难,我们不能只怪政府,因为政府是我们选出来的呀!大部份人民不理会贪污,恶果所以都由人民来尝,责任也应由人民来负担!!!

另外,刘镇东点出一个奇怪现象:水灾在这里,国家领袖在哪里?
他指出,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利用从委内瑞拉回国转机的短暂时间奔到柔佛抱抱小孩拍一拍照,就飞到澳洲旅行;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和科学、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阿兹米卡立在八万国民遭遇水灾危难的当儿尚在国外度假,整个政府机构似乎完全没有危机感,仅把水灾当作日常事务管理!

来界大选……选民记得善用自己手中的一票!!!
还没登记的合格选民记得快快去登记。
我想问你,就算国阵在你的选区赢了,除了5年铺一次马路还有做什么?
可是,不要忘记,国阵在柔佛全胜,却可以导致你家水费爆涨,泊车得付费,产业税屋税高企,治安不好他们却不关心等等……
你说,哪个比较可怕?

我可以对你说,如果国阵有15席,反对党1席,那么没有什么分别。
可是,如果国阵9席,反对党7席,你觉得国阵会不会怕?
到时不只马路继续铺,还自动关心你!
马六甲是个最好的例子。
相信你也知道“垄断”市场的后果!!!

首宗舉報昔加末軍人索賄救人的案件。
(昔加末訊)昔市水災區的一名理髮廳經理,今日(28日)向警方舉報一名向他索取250令吉才肯開艇救人的軍官。
這是柔佛世紀大水灾爆發以來,首宗舉報軍人索賄救人的案件。軍人未善盡救人之責,反而趁“水”打劫的謠言自水灾爆發以來便傳遍柔佛,但當地卻遲遲未有受害者挺身舉報歛財軍人。
較後,首相阿都拉更呼吁那些發現有人趁水災發災難財的公眾即刻報警。
首相的呼吁激發了46歲男子黃裕權的勇氣,他週四下午在《光明日報》昔加末主任黃勝龍的陪同下,向警方和盤托出他遭軍官索賄的過程。
黃裕權是昔市銀旺路旺帝高級女子理髮廳的經理。案發時,理髮廳樓下水浸至4呎高,導致7名顧客和十餘名職員被困在樓上。
水災隔天,即上週三(20日),他在麻坡路一間雜貨店買了3箱快熟麵和1箱礦泉水,然後設法托人乘艇送到理髮廳給受困顧客和職員食用。
他說,為了把7名顧客救到安全之處,他曾嘗試撥電到救災中心求助,結果和大多數人一樣,求助無門。過後,他在一名當消拯員的朋友的建議下,向昔市警局投報和求助。下午3點多,他離開警局時,一批軍人和6艘軍艇的出現讓他靈光一閃。他馬上跟著這群軍人到斯里銀旺廣場銜接第二橋的積水處,苦苦請求軍人讓他上艇,以把糧食送到理髮廳去。很幸運的,這批軍人允許他帶著糧食上艇。
他披露,軍艇載著他兜兜轉轉兩個小時間,只在一個花園救出一家5口。較後,軍人更聲稱因水流湍急,不能載他到理髮廳送糧,接著便直接把軍艇駕回銀旺廣場小路。
他下艇後又苦苦哀求一名軍官相助,軍官表示天色已暗,且同僚也十分疲倦,所以他們無法再繼續救災。正當他失望地準備離開時,這名軍官忽然改口,叫他“繳付一點費用”,救人心切的他馬上將250令吉交給對方。
英勇舉報軍人索賄的理髮廳經理黃裕權說,軍人收了他250令吉後,答應把他的7名顧客救離災區,可是軍人言而無信,只載走3名,留下4名顧客繼續受困。
他說,軍艇可載14人,當時艇上只有7人,他和索賄的軍官達成協議,要把他的7名顧客救出來。他撥電聯絡員工,要7名顧客準備好上艇。

軍艇從斯里銀旺廣場小路開駛,從麥氏藥房以蛇形在急流中行駛,好不容易才泊在銀旺路多多投注站旁。他把糧食交給店員,叫7名顧客準備上艇時,一名軍人卻說只能載兩名顧客,而且要他從7名中挑選2名。
他聽了怒火高漲,心想︰軍人怎能言而無信,明明講好載7人,如今要他選2名,他如何在顧客中挑選?
經過一番爭執理論,軍人答應把2名顧客增加1名,即讓3名顧客上艇,另4名顧客失望地看著軍艇離開。
過後,軍艇到100公尺外的文華酒店,載兩名巫裔女郎離開。
他相信,軍人是為了載送兩名女郎,才棄下他的4名顧客不理。他在斯里銀旺廣場小路下艇後,無奈的向收賄軍官攤開雙手,
向對方表示他怎能言而無信。這名軍官面無表情說對不起。

我看到副首相叫災民拿出軍人索賄才救人的證據的報導後,決定報警請政府徹查此事,以揪出那名“吃錢”的軍官。
我曾聽到不少“軍人收錢才救人”的謠言,而我個人也親身經歷了“軍官收了我250令吉才答應救人”的事件。
我是一名納稅人,每年繳稅給政府,這些軍人竟然乘水災斂財。
軍人索賄救人的傳言在昔縣災區傳開,如星火燎原。我決定要查出真相。採訪經驗告訴我,這是一項不簡單的任務,試問有誰敢敢站出來舉報軍人?
我借用人際網絡放出風聲,要他們找出受害者。同村一名王姓友人爆料,聽說銀旺路旺帝理髮廳的經理阿旺,繳付了一些費用給軍人。
週一(25日)下午,我登上這間在二樓的理髮廳,櫃台一名小姐說經理不在。我把我的職業、姓名和聯絡方法交給她,晚上接到阿旺的電話,我就過去找他。
他一五一十陳述案發經過,說他如何到雜貨店買快熟面和礦泉水、如何求助無門、如何到警局報警、如何向軍人求助、如何把250令吉交給對方等。
我聽完後,很認真地告訴他︰希望你去報案,讓政府知道真相。
他回報一個微笑,不置可否。我那時猜想,說不定這條漢子膽敢去報案。
週二(26日),我約了他在麻坡一間馬來食店喝茶,他說朋友都鼓勵他去報案,把這些事情都抖出來。我問他要幾時去報案?他說︰不是不報,時機未到。我只好等他的時機來到。
這兩天,他一邊打掃水劫後的家園,一邊四處徵詢律師友人的意見。週三(27日)晚上,時機終於到了,他答應︰“好,明天(28日)我們去報案。”
週四(28日)下午,我陪他報案後走出警局,互道再見時,他的嘴角又揚起那個熟悉的微笑。我不禁豎起拇指告訴他︰你真的是一條漢子!

一場毫無預警的水災,牽出人性的善,也引出人性的惡。
這場肆虐南馬的洪水,一邊廂牽動萬民善念,讓南馬頻頻上演溫馨水中接送情,但另一邊廂卻誘發一些無良人士的惡念,導致一些災民被迫“繳錢”乘船保命。
許多災民雖面對不合理的要求,但卻為了自保而默不作聲,助長這些斂財軍官的氣焰。所幸,我們還有不畏強權的黃裕權。
他勇敢挺身舉報軍官索賄救人的事件的作法,不僅有助政府對付這些斂財軍官,同時也足以激發沉默群眾的公民意識,向他們宣示“發聲維護民眾權利”的實質意義。

在這場南馬世紀大水災中,他,是“勇氣”的代言人!!!

请大家在灾难来临时,自己打救自己,政府很忙,没空理你们,如果是外国人遇到灾难,政府会第一时间赶去救援。而且是义务和免费的!如果是本国的人民的话,要命的就交出两百元!

灾难当前,政府到底能够为人民做些什么???
好久没有发帖了,原本打算不再发帖,谁知道柔佛发生百年罕见大水灾。加上昨天到灾区探望朋友,让我伤感很久,有感而发。
一到朋友的家,第一句话就是“我还以为世界末日到了,再也看不到你"。我心里在想,真的有那么严重!

淹水,救人,停电,制水,派水,抢水,抢购干粮,抢油,彷徨,恐惧,害怕,无助。这就是灾区难民上个星期的生活,每分每秒都活在恐惧中。
这些,人民都默默啃了下去!最让人痛恨的是,肤色决定灾民的命运。
大马选民,一向来都给予国阵100%的支持,即使国阵派一只狗上阵,选民也照投不误。好啦,既然大马选民这么支持国阵,照例政府应该对大马选民百般照顾,好让大马选民安居乐业。
结果呢???
大马选民不但没有受到政府的照顾,在生命没有受到保障下讨生活。大马选民也不介意,自己成立先锋队自保。用人力来和这些人为的事对抗。
好啦,现在连老天爷也要试探柔佛选民的忍耐极限,送了一场百年罕见大水灾为新年贺礼,给柔佛的选民,看看他们支持的政府,如何协助他们度过。
可是,柔佛选民敬爱的政府,爱戴人民的部长,却没有人要伸出援手,在国外逍遥快活。不久前成立的水上摩托拯救队伍,都不出现。有些地方甚至出现“谢谢无名英雄,靠政府我们死定”的布条。
看看灾难当前,灾民无助,暴民乘水打抢,拯救队伍看肤色救人,为国为民的部长出国度假。大选就在不久的将来,JOHOR选民的决定,是抵死,还是要改变?我们就一起期待吧!

要怪国阵治水不力,倒不如怪自己瞎了眼。
一场大水灾,让大家见识了国阵的无能,问题是国阵是一夜之间突然变烂的吗? 当然不是,它一直以来就是酱烂的,一个烂政党能够在柔佛统治这么久,而且是压倒性的统治,是因为有一群烂人民允许它的存在,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永远都不会错。
我了解大水灾让你们大家痛苦,损失了许多财物不说,有者还失去了亲人, 但是有种人千万不可骂政府,就是那些每次大选投票给国阵的人, 就算是大水灾导致你家里死了人,你也只可以骂上天,为什么? 你骂国阵无能,但你又投票给他,这是自找的,很难叫人同情你。
大马是民主社会,在民主社会选民才是大家长,选出国阵,只能怪自己生了一个不肖子。如果当初有投国阵的,不如回家对着镜子往自己脸上打两个耳光,再骂吧!

第一,我们根本不需要政府,反正没有政府,我们也是一样过日子,马来西亚的天灾比较少,反而是国阵带来了不少人祸。
第二,人民不选国阵,还能选谁?这是一种烂借口。很多人都是这样,明明不满意现状,却没有勇气改变。只想到改变后也许更糟,但说不定改变后的结果是更好呢?反正国阵都够烂了,换政府的话,最糟糕的结果就是和目前一样罢了。你根本没给反对党执政的机会,就妄下定论。
滿街上都是你這種想法的人,難怪爛到出汁的國陣還能大勝!

你的想法是囯陣很爛,誰知道反對黨會不會更爛”對不對?你就繼續下去吧!!!現在治安那麽亂,等你家人被歹徒盯上了打搶,你也會說,反對黨執政的話,我們小命肯定不保。所以你還是會繼續投囯陣!!
照你这么说,马来西亚不用反对党,有国阵就够了,是够烂了!如果你是水灾重灾区的居民,而你的致亲因为等了26小时都等不到救援队伍而离开人间,或要你付RM200才能登上救援艇,你才知道你在这个国度里的真正地位,你什么也不是,你只是一个为己私而盲目支持国阵的人种。

贪官当道,民不潦生,盗贼横行,百姓受苦。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当今柔佛很多人真的死得不明不白(治安),没人管,柔佛人纳税后,钱去了那里也没有人懂!
柔佛第一大人只会车大炮,昨天说要发展柔南为政府行政中心,明天说建DISNEY,后天说解决漏夜排队报名等等……

我解释反对党的重要性给你听!!!

反对党不超过1/3的国会里…

能源部长 :我建议电费起价20%。
议长 :有没有人反对?
反对党 :我反对!
议长 :赞成的人超过2/3,我宣布电费起价。

反对党超过1/3的国会里…

能源部长 : 我建议电费起价20%。
议长 : 有没有人反对?
反对党 : 我反对!
议长 : 赞成的人不超过2/3,电费起价不通过。

你应该是受过教育的人,怎么你会不明白反对党的重要性???

這我贊成﹐而且現在的情況是大部份國陣議員是白拿薪水而不見人影﹐國會開會時才小貓兩三只。
再來政府給每個國陣當選的選區都有筆數目不小的發展基金﹐而這錢反對黨的選區是沒份的﹐但這些分給國陣選區的錢又有多少是用在地方發展上的﹐看見的是基礎設施不堪一擊﹐淹水區還是依然淹水﹐就連拯救隊都向錢看……

在朝在野的候选人都是5年才见到一次, 你告诉我怎么去仔细看???
不过,,以柔佛的局势,,国阵胜算太大,,所以才导致中选议员失踪5年的情况。
柔佛以工程拖延见称,,KL的一年工程,这里要用7年!
新山内环路和PASIR GUDANG提升工程就是实例。
就是因为为政的没有他人监督, 私下受授根本是公开的秘密。

人民只能痛骂, 也是无济于事。
新山人的悲哀, 柔佛人的悲哀, 就是安于现状, 殊不知自己的利益被严重侵蚀。
好的议员应该当选, 这是必然。
但是不好的议员就应该下台, 让他们竞争, 方能为我们这牛仔城有希望!

今天我心情好,不介意打救愚民。来,看看以下的数据。

04年大選成績

政黨 國席 州席
競選 中選 競選 中選
巫統 117 109 341 305
馬華 40 31 90 76
民政 12 10 31 30
國大黨 9 9 18 18
人民進步黨 1 1 1 0
土保黨 11 11 0 0
人聯黨 7 6 0 0
民進黨 4 4 0 0
達雅族黨 6 6 0 0
沙進步黨 2 2 4 4
沙團結黨 4 4 12 12
沙自民黨 1 0 3 3
沙人民團結黨 1 1 0 0
沙民統 4 4 7 6
國陣 219 198 507 454



回教黨 85 7 263 37
公正黨 58 1 123 0
行動黨 44 12 104 15
民主黨 1 0 0 0
革新黨 1 0 0 0
沙效忠黨 1 0 13 0
巴索黨 1 0 13 0
沙人聯黨 0 0 10 0
砂國民黨 7 0 0 0
反對黨 197 17 527 40

獨立人士 29 1 82 2
全總數 446 219 1115 508

總數219个国会议席,回教党只竞选85个,都不到一半。请问回教党要如何执政???

不要每天告诉我,回教党会成立回教国,到时候没有猪肉吃。有機會,去吉蘭丹看看吧,那里是回教州,但是華人天天都有豬肉吃。
没有什么比巫统更极端的政党了!
回教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始终相信巫统!
你害怕回教党,而投向国阵,这才叫做盲目的投降!
大不了投废票吧!!!

精明的你,懂得在来届大选善用你手中的一票了吧!!!


來源:一封柔佛人的电邮




3 則留言:

  1. Kean-Jin Lim 提到...

    真的很长。

  2. Khai Suan 提到...

    可見他的失望與憤怒。

  3. lkssky 提到...

    看 了 这 南 马 人 的 表 白, 我 身 感 同 受. 那 个 自 称 代 表 我 们 华 人 的 政 党, 我 想 除 了 翁 诗 杰, 其 他 都 只 是 应 声 虫. 当 翁 诗 杰 提 出 贪 污 和 不 平 等 受 到 巫 统 围 攻 时, 那 些 自 称 华 人 代 表 都 变 成 缩 头 乌 龟( 也 可 能 他 们 也 身 有 屎) 如 果 那 些 乌 龟 像 翁 诗 杰 看 齐, 顶 翁 诗 杰, 我 想 这 届 大 选 马 华 想 输 都 难, 那 里 像 现 在 拉 票 拉 的 像 狗 像 小 丑 是 的. 华 人,, 醒 醒 吧, 自 做 孽, 不 可 活 阿///////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