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8日 星期一

大馬寛頻是李矛離開的原因之一

[轉載文章]

  在中國羽毛球隊的對手中,有一個名字高居榜首:李矛。中國隊的大部分糾纏,多與他有關。現在,這個彪悍的對手現身杭州,說起異國漂泊、妻兒和李永波。

  五百年前是一家 李永波(左)和田秉毅在比賽中。以1995年為界,之前李永波和李矛是兄弟,之後兩人成為最大的冤家。

  「在韓國, 電腦就是我的老婆。」李矛拍拍筆記本電腦說。4月22日,他身置杭州的家。四周綠樹成蔭,鳴鳥啾啾。妻子吳海麗笑盈盈地看著他在網上打牌。留有韓國前總統盧武鉉書法的折扇沉默地待在某個角落。

  身為韓國羽毛球隊現任單打主教練,李矛一手調教出樸成煥、李鉉一、孫升模等名將。

  孫升模是雅典奧運會銀牌得主,朴成煥目前對林丹的戰績是3比3,李鉉一則是中國球員的老對手,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曾贏過目前的所有中國頂尖高手。隨著李鉉一的回歸,今年的奧運會男單金牌之爭將充滿變數。加上馬來西亞的李宗偉,可以說,出走海外10年,李矛為中國隊培養了一堆最具威脅力的對手。

  這個現中國羽毛球隊最凶悍對手、前中國羽毛球隊實力派教練,家鄉杭州小駐時,聊起異國漂流、家庭,當然,還有他那看來是一生的敵手: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李永波。

【壹,韓國】

  1999年初,四十出頭的李矛出任韓國羽毛球男單主教練,三年後,韓國羽毛球隊在釜山亞運會獲得四金。時任韓國總統金大中特地給李矛寫感謝信,李矛給記者看了這封信,「信是韓文,我也看不懂,聽翻譯說,大意是感謝我帶韓國隊取得了好成績云云。」

  2004年奧運會,李矛弟子孫升模獲得男單銀牌,時任韓國總統盧武鉉和夫人專門宴請李矛及其弟子,盧武鉉送給李矛一柄寫有「你就是大韓民國人」的扇子。「我怎麼可能做韓國人呢,這是韓國總統和夫人的一番好意罷了,」李矛說,「在韓國,如果有點技術,他們會尊重你。」2003年蘇迪曼杯,李矛率韓國隊擊敗劍指五連霸的中國隊捧杯。在此期間,韓國隊總教練全在哲稱李矛是世界上最好的單打教練。「世界最好不敢說,但世界頂尖的教練之一倒沒有什麼疑問。」 李矛呵呵一笑。

  坐在杭州自家別墅,李矛徐徐吐出一口煙圈,眉頭緊鎖,神情有幾分落寞。語言不通是他海外生活的最大困擾。剛到韓國,他沒打算學韓語,而由於語言不通,他和韓國隊員基本不可能進行深層次交流。「就是用半吊子英文和隊員交流,另外,韓國話和漢語有一點點相通。」雖然韓國隊曾有翻譯,但時斷時續。

  因此,李矛和隊員的溝通比較膚淺。這對李矛來講是巨大的挑戰。在無法和隊員語言溝通的情況下,他摸索出一套辦法,讓隊員自己練,照樣帶出優秀運動員。儘管如此,「有時也挺窩火,分明一兩句就能說清的,就是沒法說明白。」

  在異國,李矛沒有朋友。

  夫唱妻難隨 李矛和妻子吳海麗在杭州的家中。聚少離多,夫妻倆只能靠網絡來感受彼此的心跳。

  在韓國訓練之餘,他唯一的消遣就是上網。他打開電腦給記者示範如何在聯眾打牌。「有網絡就不會單調了,網絡是個好東西,太大了,只要是上面能幹的事情我都干,聊天、打牌、看新聞⋯⋯反正只要是有網絡的地方我就能生存下去。」在網上,李矛玩得最多的遊戲是打牌,橋牌、雙扣、三打一、杭州麻將樣樣都玩,有時玩得興起,李矛會同時開兩部電腦,左邊玩橋牌,右邊玩雙扣。

  雅典奧運會後,李矛離開韓國到馬來西亞執教兩年,他抱怨馬來西亞的網絡條件實在太差,「在網上出張牌都要等個一分鐘,哪裡受得了,」李矛說,「在國外,電腦就是我的朋友,不沉迷網絡也沉迷了。」

  李矛又回到了韓國。他在韓國的月薪是5000美元,成績好會有一點獎金。但除了抽煙的錢,吃住等其他消費都由韓國埋單,包括探親往返的機票。李矛打趣,身在韓國的他有點像在共產主義社會。他習慣抽日本的MildSeven,18美元一條,相當於人民幣10元一包,比國內便宜。

  2007年底,李矛去美國出差時順便花430美元買了一部最新出的iPhone。這部iPhone的內存有8G,李矛愛不釋手,他不停地向記者展示這部iPhone的功能,可以看書、看DVD,還可網絡聊天、玩遊戲、拍照、打電話等。IBM的筆記本+蘋果的iPhone,構成了李矛在國外業餘生活的全部。

【貳,杭州】

  4月的杭州,柳綠鶯啼。李矛的家是幢四層小別墅,離西湖僅15分鐘車程。按他妻子吳海麗的說法,這裡是鬧中取靜。這幢300來平方米的別墅,帶有一個40平方米左右的小花園,綠樹成叢,芳菲盡吐。據小區保安介紹,這裡房價大概在2.5萬元/平方米左右,這幢別墅至少值700萬元。但李矛說,房價高低與他無關,這是他永久的家,「我去過世界上很多城市,但只有杭州最美。」

  吳海麗比李矛小三歲,曾是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的台柱子,越劇《五女拜壽》中她飾演二女兒雙桃,演員何賽飛、陶慧敏都是她在劇團的師妹。她上過 2004年央視戲劇頻道的春節聯歡晚會。吳海麗今年打算在杭州開一場越劇演唱會,「你喜歡聽戲劇嗎?如果喜歡,到時我請你來杭州看我的越劇演出。」

  一樓車位停放著紅色的本田思域,是1998年底買的,日本原產,花了近40萬元,「現在這個價錢差不多可以買輛寶馬5繫了。」吳海麗很喜歡寶馬,特別是看到鄰居買了寶馬X5,好幾次她都想將座駕換成寶馬,但一是不想太張揚,二是覺得這輛本田也挺好的,「挺省油,十年來從未進過修理廠。」

  吳海麗泡好新出的龍井,安靜地坐在丈夫旁邊,見花園裡的櫻桃熟了,又走去摘下來,盛在果盤裡,遞到丈夫面前。

  李矛父親86歲,是一位古玩收藏家,母親80歲,年輕時也是越劇演員。在攝影師給李矛拍照時,李父笑呵呵地手拿遮光板,母親則從屋子裡抱出一大堆紅色證書。有大學優秀畢業生證書,有教練崗位優秀論文獎,還有國務院1996年10月頒發的特殊津貼證書、浙江省政府頒發的三等功證書(李矛開玩笑說這個三等功證書可以抵幾年刑),還有新長征突擊手證書⋯⋯ 「我兒子蠻能幹的」,老太太自豪地說。

  李矛的兒子今年讀高三,父子在一起的時間太少,「兒子長大了,李矛每次回國,兒子都會和父親交流感情。」吳海麗說。

  梁子 1月底的韓國站,李矛(中)和林丹的爭執使他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他和中國隊的矛盾,已經成為盡人皆知的秘密。

  李矛在國外時最想念的是妻子,「在國外肯定想家,想多放點假回國,多回家陪老婆孩子。回國時啥都不帶,帶錢、帶人回來就行了。」他說。

  「人回來就行了,他比什麼都重要。」吳海麗接過話題,她在家中最牽掛的當然也是李矛,「以前我也是劇團的台柱子,但李矛出國後,為了照顧兒子,我的事業基本處於放棄狀態,對工作也不怎麼積極,能推掉的就盡量推掉。」

  在吳海麗看來,「夫妻老這樣分開也不好,少年夫妻老來伴。特別是兒子大了後,我也會寂寞,受不了。我現在的希望是,李矛要有個相對穩定的地方,不能再折騰了。」

  其實,夫妻倆早就可以團聚在一起。2001年,李矛就從浙江省體委退休了,因為30年工齡滿了,當年就辦了退休證。李矛是國家級教練、高級職稱,每月退休費為3800元。「逢年過節,當地政府還會給我老人家送溫暖。」李矛說。

  吳海麗也很理解丈夫,「他還能幹到60多歲,他的事業心強,只要有一口氣在,他總還想做點成績出來,得到人家的認可對他也是一種幸福。」

  希望和李矛在一起生活,這是吳海麗今後最大的願望,「現在年齡大了,不能老分開了, 現在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萬一有個頭痛小病什麼的,夫妻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顧。」

  夫妻兩地相處,網絡成為兩人慰藉思念的最好工具。「有時特別想他時,就上網,看到電腦上他的QQ一跳一跳的,就感覺他就在身邊一樣。」李矛這次回杭州後,夫妻倆還在家裡用兩台電腦互相聊天,「我們和以前一樣網聊,只不過,這次能看得見、摸得著他了。」她說。

  但這次李矛在國內逗留的時間只有一周,此後夫妻倆又要開始聚少離多的日子。

【三,李永波】

  身懷絕技,卻流落海外。

  「他最大的願望是回國執教,但現在相當遙遠。」吳海麗說。

  說起個中緣故,繞不開李矛和現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李永波的15年恩怨。

  1993年底,中國羽毛球界大換血,李永波、李矛、李玲蔚、田秉毅等少壯派入主中國羽毛球隊,李永波時任國家隊副總教練,李矛是男單主教練。當時的中國羽壇正處於青黃不接之際,新組建的中國羽毛球隊的首項大賽是1994年廣島亞運會,中國隊收穫7枚銅牌。「反正底褲都輸光了,再怎麼練也無所謂了,於是我們大膽嘗試,用新的訓練方法來折騰。當時中國隊員多,收穫很大。」李矛說。

  1995年在瑞士洛桑,中國隊在弱勢的情況下首奪蘇迪曼杯。

  李永波與李矛相擁而泣。李矛的弟子董炯、孫俊開始輪流排名世界第一,羅毅剛排名第四。他還培養出了陳剛、吉新鵬、夏煊澤、陳宏等後備梯隊,中國男單開始了稱霸世界的步伐。

  但就在中國羽毛球隊如日中天時,1998年曼谷亞運會後,李矛宣佈離開中國國家隊,此時,李永波已是國家隊總教練。談起辭職的原因,李矛說:「正邪不兩立。李永波的很多事讓人無法想像。金牌掩蓋了一切。」

  亞特蘭大奧運會後羽毛球隊參賽隊員的獎金較長時間未拿到手,部分教練員和隊員開始懷疑隊中存在經濟問題,再加上教練和隊員對李永波在工作中的作風不滿,1998年3月,包括李矛在內的多名教練和近20名隊員聯名上書有關領導。

  李矛回憶,「狼來了的故事聽說過吧。聯名彈劾李永波前,我和李永波談過三次,他還說要將總教練位置讓給我,他當男單教練。我說我當不了總教練,只適合在男單主教練這個位置發光。1998年2月,我在菲律賓馬尼拉和李永波進行過徹夜長談,當時好像能感動上帝。」「談完後第二天挺好的,李永波還當面叫我『 哥、哥』,但他回來後還是未改,我們決定聯名上訴。」

  李矛說,「我們聯名寫信給了當時的中央領導,信回到了伍紹祖那裡,李永波知道了,提前一個一個找人談話。他找葉釗穎時,葉釗穎不買他的賬,說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很硬的,李永波很討厭她,兩年後的悉尼奧運會半決賽,李永波安排葉釗穎讓球輸給了龔智超。李永波找孫俊時,孫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但李矛對另外一隊員董炯當時的表現不滿意,他用了「叛變」這個情緒很劇烈的詞。

  李矛說,當時乒羽中心有領導找他談話時拍著胸膊說:「我以我的黨性保證,這件事會秉公處理』」。

  1999年4月12日新華社的一篇報道「中國羽毛球隊官方說法,李永波沒有貪污」,算是官方對此事給了個明確說法。據新華社的報道說,當時的乒羽中心副主任楊樹安說:「李永波個人不存在貪污和挪用公款的問題,李永波主要負領導和管理不善的責任。」楊樹安當時對這場風波的結論是,「這不單純是李永波和李矛個人間的矛盾,而是國家隊中長期積存的總爆發」。楊樹安說:「李永波作了很大貢獻,但他從運動員一下子當上總教練,工作上比較主觀武斷,在一定程度上刺傷了部分教練和隊員的自尊心。」

  最後,李永波度過「彈劾」危機,留任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對於當時的官方結論,李矛說:「查賬的人是乒羽中心的人,本身就有問題。」李矛在指出這一點時,還有更多的說法。考慮到涉及「拿好處」的說法未有第三方驗證,本刊省去李矛一些話。

  【針對李矛說及的他和李永波的上述恩怨,本刊進行了調查,以下就是對一些相關人士的採訪。上世紀80年代的國手楊陽曾和李矛、李永波當過幾年隊友。5月,楊陽在北京如此評價李永波:「當年李永波和田秉毅配合拿過很多冠軍,如世錦賽、世界盃等。但他現在的名氣比以前要大。」在楊陽印象中,李永波很喜歡交朋友,性格比較開朗、直率。對於當年李永波和李矛的矛盾,楊陽表示不太清楚,因為他1992年就出國到了馬來西亞。

  楊陽如此介紹李矛的性格:耿直、不會拐彎抹角。「如果他生氣了,會雙目圓瞪怒視著你。」說著,楊陽還學做了個瞪眼的動作。楊陽認為,「雖然李矛有比北方人更為火爆的性格,但他也有南方人特有的細心。」

  楊陽還談到作為球員和教練的李矛。「一出國比賽他就不行了,『內戰內行,外戰外行』。

  他的實力不是不行,而是發揮不出來,主要是心理因素,等到領悟時已經太晚了。後來,他當教練時將全部心血都放到了學生身上,像孫俊、董炯和吉新鵬等都不是條件最好的,但他們在李矛的調教下後來都成了世界冠軍。」

  李矛談及二李恩怨時,還提及葉釗穎。時隔十年後的5月15日,當記者輾轉聯繫到葉釗穎時,她承認,「我當時是沒有給李永波面子,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唄,幹嘛要像別人裝傻呢,有什麼可裝的?」對於悉尼奧運會半決賽的讓球事件,葉釗穎說:「我得罪他(李永波)了唄。我不想讓球,但可能是從小受傳統教育的熏陶太深了,那時要求以集體利益為重。但說句難聽的話,奧林匹克精神是什麼?讓球豈不是違背了奧林匹克精神?」

  2007年11月,李永波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解釋了葉釗穎「讓球」一事:「我們動員葉釗穎在半決賽輸給龔智超。承諾如果龔贏了,給葉相同的奧運冠軍待遇。」對此,葉釗穎告訴本刊記者:「我能不能不要他說的待遇,只讓我真實地打球?」

  葉釗穎在2001年九運會後狀態還好之時,就退役了,「人家不要我了,我還待在那裡幹什麼?」同樣是女單半決賽,雅典奧運會周蜜負於張寧的這場比賽,也被媒體與「讓球」聯繫在一起。和葉釗穎的結局有些類似,2005年周蜜被李永波調整出國家隊,後來周蜜在李矛的幫助下到馬來西亞打球,發生了鬧得沸沸揚揚的「周蜜事件」。目前,代表中國香港打球的周蜜沒有獲得奧運會的資格,記者近日多次聯繫到她,但她不肯說一句話。】

  命根子 李矛在杭州的家中仍然手不離電腦。在國外打拼的日子裡,網絡成為他生活的全部。

‧ ‧ ‧ ‧

  1998年的「彈劾」事件,成為李矛和李永波關係的分水嶺。

  1998年曼谷亞運會結束,董炯獲得冠軍,李矛選擇辭職。此事還有段小插曲,亞運會前的亞錦賽,董炯和孫俊都輸了,但更年輕的陳剛拿了冠軍。新華社記者梁金雄還發了一篇文章《中國男單怎麼了?》,批評中國男單網前有問題。「當時我們教練和隊員看了都生氣,董、孫是沒拿冠軍,但年輕的陳剛拿了,是好事。直到四年後的釜山亞運會,我率韓國隊奪得四金,當年這篇文章的作者梁金雄要採訪我,道出了原因:那篇文章是×××、李永波要他那樣寫的。」李矛說,「 我的隊員拿了冠軍,他都踩我,如果成績差還了得。」

  【6月2日,記者聯繫到了現在美國華盛頓的梁金雄。作為一名跟蹤報道羽毛球近二十年的資深記者,梁金雄對中國羽毛球界二十年來所發生的事情可謂耳熟能詳。梁金雄說:「肯定不是李永波要我寫的。至於是誰,說出去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梁金雄表示涉及到的人是領導。

  梁金雄說:「即使十年後再來看這篇文章也是站得住腳的,當時的事實也存在,我沒有編造任何事實,沒有有意抹黑誰,那段時間中國男單確實存在問題。當時這篇文章屬於可發可不發,我並不想發出去,因為不利於事情的解決,不利於團結。」

  談到李矛,梁金雄說:「李矛對業務比較專,但性格不太合群,一般打完比賽後其他教練會在一起喝喝飲料、啤酒,開開玩笑鬧一鬧,但李矛不愛喝酒,一喝就臉紅,他老是在屋裡琢磨。

  時間長了,顯得不合群,在運動隊這種環境下,關係上就無形中出現了隔閡,就會出現互相頂牛、不信任。不過,李矛在業務上絕對是隊內第一的,這不可否認。國內他帶的隊員不必說了,出國後他帶出的球員確實不錯。但性格決定了命運。」

  至於李矛和李永波的關係,梁金雄說:「球員時代李矛和李永波還是鐵哥們兒,但當教練後,他們從1993年開始,到1998年搞崩,積累了很多問題終於爆發。爆發矛盾的原因我覺得還是性格問題,時間長了不去說,就會有矛盾。頭幾年創業為何沒問題?出成績後反而有問題?」梁金雄最後說:「很難說到底是誰對誰錯,我覺得能出成績就是好教練。不出成績其他都沒用。」】

  李永波平安度過「彈劾」危機後,李矛和一干教練去意已決,「國家體委決定李永波繼續在位,(中國羽毛球隊的)問題體委不願意解決,我們也沒辦法,只好自己走人」。李矛進一步強調說:「他(李永波)的工作作風倒是次要的,主要是烏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羽毛球隊就是他家的,現在也是這樣的。他當時的膽子已經很大了。」

  「但我一定要等到隊員拿了亞運會金牌才走,走之前要堵上他們的嘴,」李矛說,「1998年12月提交辭職報告,一般來說,主教練辭職,乒羽中心批就是了。中心不敢批,找人事司,人事司也不敢批,後來我聽說是伍紹祖、袁偉民和徐寅生三人一起批的。那麼簡單的事,拖了三個月。」李矛離職前後,當時的中國羽毛球隊七名主要教練有五人選擇離開,包括女單主教練、羽壇女皇李玲蔚等一批功勳教練。

  【對於當年李矛和李永波之爭,當年世界羽壇四大天王之一的趙劍華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我不太方便講他們的事,這個問題比較複雜,矛盾也較多,奧運會我還要做解說員,不想弄得太複雜。」】

‧ ‧ ‧ ‧

  但李矛離開國家隊後,他和李永波的鬥爭並未結束,甚至愈演愈烈。以致於吳海麗感歎道:「冤家宜解不宜結,鬥來鬥去有什麼意思,好像真成了一生的冤家。」

  李矛立馬站起來反駁:「這是李永波造成的。當初我到韓國執教時,他以中國羽協的名義和韓國交涉,要韓國隊不要聘任我,我到馬來西亞執教時也是如此。今年初的林丹事件後,他和國際羽聯的姜榮中主席(韓國人)協商,想做一筆交易,把我交回中國,他在國際羽聯投姜主席一票。」「連這種事他都幹得出來,這樣倒好,韓國人更重視我,這說明李永波還在怕我。我到任何一個國家執教,首先會問他們:怕不怕李永波,他肯定會來干涉的。」說起此事,李矛難掩話裡的怒氣,關掉了電腦,雙眼圓睜盯著前方。

  李矛說,他在國內的發展也受到了李永波的封殺。「李永波在全國教練會議上放風,如果李矛回浙江隊執教,浙江隊一個隊員也別想進國家隊。我就是這樣的人,我想再為中國貢獻一份力量,哪怕給個幾千元讓我混口飯吃,但他不給我機會。他這是愛國嗎?」

  【記者此後撥通李永波的電話求證相關事情。針對上述兩段話中提到的兩件事,6月3日中午,李永波聽完,哈哈一笑,他說:「這都是無稽之談,我和他不是同一類人,不是同一類想法。我和他不是同路人,如果他都知道了,那他把自己當誰了?」當記者繼續求證時,李永波掛了電話。 】

  「我每到哪裡,李永波都會干涉,這說明他在乎我,在乎我就行了,呵呵。人活在世上,總會有個對手。」李矛說。

   作為對「李永波的回報」,李矛回送給對方的,是2002年釜山亞運會韓國隊的四枚金牌。還有2003年的蘇迪曼杯上,擊敗劍指五連霸的中國隊捧杯。此前八年,李矛還為中國隊首奪蘇迪曼杯立下汗馬功勞。「我幹的事業就是曲線救國,打敗中國隊,李永波的問題就會暴露⋯⋯在國外,一千個李永波都生存不下去。」李矛提高了嗓門,像頭憤怒的公牛,額頭甚至能看到清晰的血管。

  對於李矛到國外後以打敗中國隊為目標,楊陽認為:「因為中國隊太強大了,對李矛來說是個好的競爭對象,李矛總不可能將丹麥當做對手吧。他以前在中國隊執教時就比較厲害,積累了不少經驗,再加上韓國隊也有不少人才。七八年前李矛第一次到韓國執教時,我參觀過韓國隊的訓練,韓國和中國的訓練局一樣,也是一樣集訓、出操、封閉訓練。」

‧ ‧ ‧ ‧

  因為雙方的恩怨,使得中國羽球界人士談李矛色變。這點記者在採訪時也能很強烈感覺到。「國內的教練和球員都不敢和我聯繫,某人下台後,和我聯繫的人就多了。我和他們聯繫不是害人家嗎?在羽毛球界,除了一個人,我和其他人關係都挺好的。」李矛說。夏煊澤是李矛當年的弟子,並且同是溫州老鄉。

  去年夏煊澤在杭州結婚時,李矛也正好在杭州休假,「夏也知道我在杭州,但李永波要參加他的婚禮。我理解弟子,就沒去,以免見到那個人出現尷尬。」 李矛還舉出一個例子:「吉新鵬是奧運會冠軍,和我是分不開的,連啟蒙教練他都提到過,但一個字都沒提過我,我沒拿到他獎金不說,連名都沒有。下次如再有機會回中國隊,首先是要討回吉新鵬的獎金。那個人不在後,我很有可能回中國隊。」

  李永波與李矛的恩怨,如今已延續到了各自弟子身上。2006年,因為李永波是否說過要「打斷李宗偉的腿」,李矛和李永波又起糾葛。李永波曾否認,如果說那樣的話,「那不成土匪了嗎?」李矛則咬定李永波說過,只不過是在當年香港公開賽上李宗偉對陳金,而非當年西班牙世錦賽上李宗偉對鮑春來。李矛曾對《足球報》這樣表示:「當時香港公開賽在場的觀眾,教練員,運動員,裁判員的耳朵都聾了嗎?說得出這種話的人不是土匪是什麼?現在不敢承認,不是連土匪都不如嗎?」

  而今年初韓國公開賽上的「林丹事件」,則再一次挑起了李矛與李永波15年的恩怨。關於此事是非,此前媒體已有諸多報道。李矛談到了他對林丹行為的分析,李矛認為原因很複雜,「首先是我和李永波的關係,他想表現給李永波看。另外,這也是李永波多年來寵慣林丹的結果,先是訓練時摔拍子,再到比賽中摔拍子,再發展到訓練中打教練……」而在以前,李矛對林丹的印象還挺好的,「2004年在馬來西亞,林丹還曾向我請教過技術問題,當時他很謙虛,我也告訴了他一些問題。」

  「林丹現在的可惡之處是說謊,不僅是在韓國,像前不久打吉新鵬,打了又不敢承認。」李矛憤憤地說。

  吳海麗插話說:「林丹還好不是你學生,如果是的話,可能不是這樣的林丹了。」

  對於自己丈夫和李永波的恩怨,吳海麗這樣說:「如果李永波不在了,李矛也沒勁了,李永波在,李矛也來勁。」

  李矛辯解: 「他不是我的對手,我根本就看不上他。他當教練怎麼和我比?開玩笑!」

  李矛如此支持自己的觀點:「黑龍江的土地不用種,隨便一撒種子,水稻也能豐收,你能說黑龍江的農民會種地嗎?像中國的女單、女雙,男單等,人才太多了,你能說教練水平高嗎?

  像馬來西亞,女單隊員只有一個人,出成績很難,教練花的心血太多。」

  對於當年李矛和李永波的矛盾,一位前世界冠軍表示:「現在是奧運備戰年,不好說什麼,碰此事不太好,因為沒法說。除了此事,其他話都可以說。」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表示:「我對李矛印象一直不錯的,是位業務型教練,除了抽煙,他基本無不良嗜好,他喜歡打橋牌,當年我還和他一起玩過。在他執教期間,中國男單有了明顯進步,像1993年他當中國隊男單主教練時,只有兩名老隊員,一個是劉軍,另一個是吳文凱,除了這兩人,幾乎沒有什麼好隊員。但一兩年後,他就帶出了不少優秀隊員,像董炯、孫俊、陳剛等人。不過,李矛愛較真。他和李永波的矛盾沒法說清楚。當時對李永波的結論是,存在一些問題,但沒有嚴重到什麼地步。1999年初李矛辭職就走了,一次正常的辭職。」

‧ ‧ ‧ ‧

  對於李矛所言二李恩怨,真相總是難以徹底呈現的,雖然記者慎重起見,採訪了包括李矛和李永波在內的羽毛球界諸多人士。李矛還說及有關於生活等方面的問題,鑒於太過敏感,本刊不予刊登。2008北京奧運會,北京工業大學體育館,李矛和李永波,註定要見面。


記者 李志剛


相關文章:水調歌頭.TM Net


1 則留言:

  1. 文员 提到...

    可以的话,宽频也是我离开的原因之一。。。

    真的超慢。。。如果你用过新加坡的就知道。。。。。。。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