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轉載:好人救不了坏政府

文:黄进发

大选是选政府,不是选议员。在英国西敏寺议会体制下,行政权压倒立法权。议会其实是内阁/行政议会的辅助机构。绝大部分法案都是由律政司公署草拟的,鲜少由议员主导,因此,议员的最基本功能是维系或终结政权,要不要投政府不信任票,还是为政府护航。正因如此,议员行为受到政党主导,鲜有独立运作空间。

而行政权更强调集体负责,没有个人任意发挥的空间,前座议员,即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如果不赞同内阁决定,就必须挂冠求去。换句话说,如果政府要做坏事,政府里的好人要吗就一起做坏事,集体负责,要么就离开政府。

因此,好政府固然需要好人,好人却救不了坏政府。希望好人入阁来纠正坏政府是自欺欺人,除非好人人多势众。可是,如果好人人多势众,政府又怎么可能坏呢?

所以,选民投票时,不能只问:这个候选人是不是好人,而是要问:在他的同党中,这样好人有多少个? 或者说,他的同党里有多少个好人,有多少个坏人?最终,这些好人能不能压得下这些坏人?

【 个别通融还是制度改变 】

好人打进坏政府,是纠正坏政府,还是被坏政府纠正?一个警察每天和黑帮分子称兄道弟,最后,他能让这些黑帮分子近朱者赤,还是,他自己近墨者黑?一个道德感很重的老实商人每天和奸商为伍,最后,他会感化这些奸商,还是他自己被这些奸商教坏?

十九世纪的英国政治家伯克有云:“邪恶之得以猖狂,全靠好人一无所为”。除恶既是行善,好人不除恶是那一门子的好人?2008年,当阿都拉政府动用内安法令逮捕郭素沁、拉惹柏特拉、陈云清三人时,再益依不拉欣辞职抗议,其他政府里的好人做了什么?

今天所谓很多“保留好人”的说辞,为什么看起来都只是适用在一些部长、副部长身上呢?为什么执政党后座议员里这么巧没有听说有哪些好人呢 ?

“好人”,其实是不是就是能够用官位来照顾选区的圣诞老人?果然如此,保留好人,难道不就是把选区的福利建立在国家的腐败上?

有人会说,一些“好人”不止照顾自己选区,他们用权力帮助了许多需要帮忙的个人、组织、机构。他们努力在体制内“争取”,而且取得“突破”。

问题是,他们争取的是个别的通融,还是制度上的改变吗?如果他们的存在只会让现有的制度千秋万代,保护腐败的政权免于被推翻,保护错误的政策免于被终结,那么他们的争取只是抱薪救火!他们所争取到的小小的善,其实在造就大大的恶。

【 国阵好人是否阻止滥权 】

西谚有云:“通往地狱的道路都是用善意铺成的”,意即,好心可以做坏事。因此,真正的好人,不能说我立心为善就好,要问我的所做所为,到底在整体上增强了善,还是扩大了恶。
这一届大选是一场公投,决定巫统的选举性一党制国家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的贪污滥权要不要继续,决定对族群关系的挑拨离间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开门让外国污染工业把马来西亚变成公害殖民地的卖国行为要不要继续,决定国阵把无数外国人变成公民以捞取选票的叛国行为要不要继续。

如果你是巫统——国阵政权里的好人,请问你做了什么让巫统——国阵能够继续掌权而不再贪污滥权、不再制造族群对立、不再卖国叛国?

我很喜欢有所不为、有原则的前副高等教育部长赛夫丁,我很讨厌动辄要禁止这个演唱会、那个节日的回青团长纳斯鲁丁,可是,如果我是淡馬鲁国会选区的选民,我会含泪投纳斯鲁丁一票,因为,如果赛夫丁当选,他所做的好事,远远比不上万一巫统-国阵继续执政所做的种种坏事。好人救不了坏政府,坏政府却会利用好人。而在巫统的专政下,赛夫丁正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 两线制外要有地方选举 】

有人问:如果像赛夫丁这样的好人,遇上纳斯鲁丁这样的反动派,你都宁可牺牲好人,那么两线制要怎样运作呢?如果巫统、国阵里的好人、清流都壮烈牺牲,那么民联上台后,谁来监督民联呢?

我的答案很简单:在马来西亚长期一党独大的氛围里,两线制的生存关键,不在议会里的在野党的强大,而在不同政党在不同阶层主政的可能。今天,民联能够问鼎中央的实力,不是国会里的三分一议席,而是四州尤其是雪兰莪和槟城的政绩。

如果我们要两线制,我们就一定在州选举之外要有地方选举。如果有地方选举,国阵里有能力的真正好人肯定可以翻身。如果国阵的好人这半世纪来不曾争取恢复地方选举,他们成为民主祭坛上的牺牲品,不是很适合吗?如果我们应该同情他们,谁来同情在巫统专政下受苦受害的你我乃至无数马来西亚人?

有人问:国阵不实行地方政府选举,民联就会吗?君不见民联的竞选宣言洋洋洒洒,就是见不到地方政府选举四个字?我的确怀疑民联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诚意,可是,事有轻重缓急,如果我们推翻得了从1955年执政至今58年的巫统-国阵集团,如果民联真的变成民主的敌人,我们难道推翻不了执政5年的民联?

【 要不要结束巫统的专政 】

这一届选举只有一个压倒性的意义:我们要不要一个没有巫统专政的马来西亚?

如果我是打扪区选民,我会投阿末胡斯尼反对票,虽然他中庸开明、温文有礼,是巫统里少见的君子;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胡斯尼绝对无法平衡遑论压制依不拉欣阿里之流。胡斯尼是一个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居銮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可以经国济世的刘镇东,而放弃年轻时曾经忧国忧民的何国忠,虽然何国忠很努力让华社民办学院升级、让中台学位受到承认;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何国忠绝对没有勇气、魄力和手腕去改革种族性教育政策,让下一代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不用因为肤色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何国忠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文冬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持反对外国把马来西亚变成垃圾桶的黄德,而放弃无力保护关丹居民、劳勿居民乃至同善医院病人的廖仲莱;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继续执政。而温文儒雅的廖仲莱虽然对文冬区的社团都很照顾,虽然可能以卫生部长的权力让我婆婆的手术日期挪前,因而救了她一命,但是,我不能因为这样自私,让更多的马来西亚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廖中莱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如果我是金宝区选民,我会毫不犹豫支持名不见经传、不擅言辞的专科医生许崇信,而放弃原任副内政部长的李志亮;因为多他一席,很可能巫统就会继续执政。李志亮人很谦和,用州行政议员任内就对金宝区照顾有加,也用他作为副内长的权力让很多申请了数十年都无功而返的老人家取得公民权,但是,他肯定没有能力阻止一批一批的外国人在巫统的种族政治策略下变成马来西亚人,而没有能力确保生于斯、长于斯、未来也将死于斯的非马来裔国人或者努力学习马来文、融入本地社会的台湾、中国媳妇可以在不受刁难下取得公民权。

作为金宝人,我很感激他对家乡的照顾,但是,我不能自私地把家乡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李志亮是好人,但在巫统专政体制下,他是一个没用的好人,无力回天。

你选区的国阵候选人,是不是也是好人?




1 則留言:

  1. Umair Noor 提到...

    Hai your post is really informative or helpful for me keep it up and check also my blog is very informative i write itself Trick Of Blogging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