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3日 星期日

道教裡一些讓我質疑的事

  如果你曾經歷親友去世,剛好又以道教的方式來處理,那麼或許你也同樣發現道教做法裡的一些不知所為和不知所謂。

  首先,是燒紙錢(或燒金紙),他們的預先假設是死人都會下地獄嗎?萬一上了天堂,你的紙燒根本用不著,成仙成佛了,還需要用錢買甚麼?難道是買肯德鷄或麥當勞?(如果是根據佛教的地藏經,在地獄裡的不是佛菩薩就是鬼。)

東漢蔡倫  既然可以燒錢,那燒金條也可以啦!如果金條可以,名車奔馳(Benz)也可以了,可是為甚麼燒了奔馳還要燒轎子呢?連抬轎子的,還有奔馳的司機也被燒下去。如我們都希望有人可以待候,那麼誰會願意待候他人呢?那麼請告訴我,那幾個被連同燒去的抬轎子的和當司機的是誰?是誰那麼倒霉被燒下地府去。

  燒那個轎子與車子,完全是傳統與現代的衝突,但他們又想體現道教的悠久歷史,所以就要有轎子。不然就找不出一些典故來解釋給大家聽,以顯得他們的正宗與專業。如果你有注意,一定也發現七盞燈,是啊!就是諸葛孔明六出祁山臨死前,被反骨仔魏延不小心踏滅的那七盞。

  再說回燒得污煙瘴氣的紙錢,鈔票面額都以佰萬、仟萬開始,有的以億計,而且都是一整疉,如果在人間做了壞事,下去地獄還可以收到那麼一大堆錢,那麼大家是在地獄裡享福嗎?既然金條可以燒,那信用卡可以嗎?下面有信用卡的讀卡機嗎?連奔馳都可以下地獄了,不可能地獄連個讀卡機也沒有,那麼高速公路更不必說了。那麼燒支票薄不就好了嗎?如果還嫌不夠,那麼就燒一間銀行下去囉!反正屋子也燒過了。

  我在想那些錢要怎麼用?用來買東西?租車?付現金買房子?會有“人”在地府裡做生意嗎?難道是要收買地獄裡的牛頭馬面,讓日子過得輕鬆一點?那麼道士們的想法是地獄裡的陰差都是貪官污吏了,太看不起他們了吧!

  我又回來資本主義的思考方式來想這問題,會不會是賣紙的人想出來的,最快的消耗紙張的方法,所以就有了燒紙錢這方式。為了得個明白,就上網查一查(關鍵字:紙錢 來源),果然例出個許多網站,好多個說法都是發明紙張、售賣紙張的人為了發大財想出來的法子。

  接下來,道教如何讓那些做子孫輩的表現他們的孝心?就讓他們在喪禮的法事其間,不停的跪拜,不停的燒香。一般現代人都很少跪,只要跪個很短的時間就受不了,再加上香的濃煙把你雙眼熏個半死,當你跪好拜好熏好後,起來時雙腳乏力眼睛含淚。是的,他們已經把你裝扮成個四肢無力、傷心欲絕的孝子賢孫了。但我看過很多場面,孝子賢孫們都蹲著坐著,有的在聽手機,有的在閒聊,一幅不孝子孫樣表露無遺。

  然後,會有一些有我也不知甚麼名堂的東西,記錄亡者的名字和生辰等等資料。仔細一看,還用著“民國”的年號。我在想馬來西亞華人一直都認同中國,為甚麼不放個“人民共和國”呢?可能那不是個年號吧!或是太長了。可見,一直以來,地府的日曆是和中國的日歷一樣的。我真想知道如果將來民國沒有了,是不是要用基督的年號,西元二00六年。如果人死在日本,是要用日本天皇的年號呢?還是用“民國”?地府也有個中國國父叫孫中山,國號“中華民國”嗎?

  如果再仔細注意,道士做法事時,身邊有個吹喇叭的和敲鑼打鼓的,因為坐著而且只應用了手腳,所以他們興致一到還可以一邊抽煙一邊敲打法器。不時手機嚮了,他們還會講講電話。時間太長尿急,就去上個厠所,去了之後,可能很久才回來繼續吹喇叭。這裡揭露了除了站著主持的主角道士外,這兩個護法是可有可無的,因為喇叭沒有嚮,法事還是照樣完成。

  但是問題來了,既然這兩個角色可有可無,為甚麼還需要他們呢?想來想去,是的,一個道士來做法事,能收多少錢?價錢開太高,顧客覺得一個人來工作就收我那麼多;價錢開太低,顧客會想這道士不知有沒有功力。帶多兩個護法加上一些道具,那就比較好開價了。而且有時候,如果只有道士口中唸唸有詞,當需要喘氣時,那不是當場鴉雀無聲?所以要有人可以“掩護”,喘氣或忘詞時還有其它的聲嚮。那有一個就夠了,何必兩個,因為如果喘氣時遇上護法在講手機,那麼大家不就注視著他們?所以就要有這個“鏘鏘三人行”,明白了吧!收你貴一點也合理嘛。

  如果你仔細觀察,這裡面可以找到很多從道教、儒教、佛教、佛經、封神榜、西遊記等等裡面的事件,照搬出來運用在法事上。這個的保險是,萬一有人問起,道士就可以說典故裡古人也是這樣那樣的,使你不得不心服口服,都是有歷史傳承,不是亂吹的。

  再想回頭,做法事的目地何在?根據我仔細聆聽道士口中的唸唸有詞,應該是超渡和把亡魂帶上天堂吧!但是顧客是可以選擇做一天、兩天、三天或更多天的法事,這時我想,如果第一天就能上西天,幹嘛要等第二天?如果顧客要做四天的法事,那麼亡魂是幾時才上天堂?如果第四天才上天堂,那前三天是採排嗎?

  這裡看來又是我知識不足的地方了。如果請道士來把亡魂帶去成仙成佛,那麼還燒一堆紙錢是為了甚麼?再說,萬一亡魂去不到天堂,這場法事有所謂的warranty或品質保證嗎?道士需要原銀奉還嗎?

  我就很直接告訴朋友,那些法事對我來說是一場戲,老人家要,我們就乖乖演一出好戲。反正觀眾和演員都知道,至於孝與不孝,就只有自己知道。

  原諒我這個問題人物,我確實有太多的問題了。但別怪我,我只是跟寫《天問》的屈原一樣充滿疑問而已。

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7 則留言:

  1. Way 提到...

    文章的前段想法跟我的雷同﹐我曾經問過朋友親戚類似的問題﹐他們總是無言以對﹐大人嘛﹐還會遏制你繼續‘胡說八道’﹐哈哈﹗

  2. nottyboy 提到...

    也許那個人出生在中華民國時期,不然都是用歲次或公元的吧...

  3. Khai Suan 提到...

    天問 - 屈原

    曰: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誰能極之?
    馮翼惟像,何以識之?
    明明闇闇,惟時何為?
    陰陽三合,何本何化?

    圜則九重,孰營度之?
    惟茲何功,孰初作之?
    斡維焉系,天極焉加?
    八柱何當,東南何虧?
    九天之際,安放安屬?
    隅隈多有,誰知其數?

    天何所遝?十二焉分?
    日月安屬?列星安陳?
    出自湯谷,次於蒙氾。
    自明及晦,所行幾里?
    夜光何德,死則又育?
    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
    女歧無合,夫焉取九子?
    伯強何處?惠氣安在?
    何闔而晦?何開而明?
    角宿未旦,曜靈安藏?

    不任汩鴻,師何以尚之?
    僉曰“何憂”,何不課而行之?
    鴟龜曳銜,鯀何聽焉?
    順欲成功,帝何刑焉?
    永遏在羽山,夫何三年不施?
    伯禹愎鯀,夫何以變化?
    纂就前緒,遂成考功。
    何續初繼業,而厥謀不同?
    洪泉極深,何以窴之?
    地方九則,何以墳之?
    河海應龍?何盡何曆?
    鯀何所營?禹何所成?
    康回馮怒,墜何故以東南傾?

    九州安錯?川谷何洿?
    東流不溢,孰知其故?
    東西南北,其修孰多?
    南北順墮,其衍幾何?
    昆侖縣圃,其尻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幾里?
    四方之門,其誰從焉?
    西北辟啟,何氣通焉?
    日安不到?燭龍何照?
    羲和之未揚,若華何光?
    何所冬暖?何所夏寒?

    焉有石林?何獸能言?
    焉有虯龍、負熊以遊?
    雄虺九首,鯈忽焉在?
    何所不死?長人何守?
    靡蓱九衢,枲華安居?
    靈蛇吞象,厥大何如?
    黑水、玄趾,三危安在?
    延年不死,壽何所止?
    鯪魚何所?鬿堆焉處?
    羿焉彃日?烏焉解羽?

    禹之力獻功,降省下土四方。
    焉得彼嵞山女,而通之於台桑?
    閔妃匹合,厥身是繼。
    胡為嗜不同味,而快朝飽?

    啟代益作後,卒然離蠥。
    何啟惟憂,而能拘是達?
    皆歸射鞠,而無害厥躬。
    何後益作革,而禹播降?
    啟棘賓商,《九辨》、《九歌》。
    何勤子屠母,而死分竟地?

    帝降夷羿,革孽夏民。
    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嬪?
    馮珧利決,封豨是射。
    何獻蒸肉之膏,而後帝不若?
    浞娶純狐,眩妻爰謀。
    何羿之射革,而交吞揆之?
    阻窮西征,岩何越焉?
    化為黃熊,巫何活焉?

    鹹播秬黍,莆雚是營。
    何由並投,而鯀疾修盈?

    白蜺嬰茀,胡為此堂?
    安得夫良藥,不能固臧?
    天式從橫,陽離爰死。
    大鳥何鳴,夫焉喪厥體?
    蓱號起雨,何以興之?
    撰體脅鹿,何以膺之?
    鼇戴山抃,何以安之?
    釋舟陵行,何之遷之?

    惟澆在戶,何求于嫂?
    何少康逐犬,而顛隕厥首?
    女歧縫裳,而館同爰止。
    何顛易厥首,而親以逢殆?
    湯謀易旅,何以厚之?
    覆舟斟尋,何道取之?

    桀伐蒙山,何所得焉?
    妹嬉何肆,湯何殛焉?
    舜閔在家,父何以鱞?
    堯不姚告,二女何親?
    厥萌在初,何所意焉?
    璜台十成,誰所極焉?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
    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舜服厥弟,終然為害。
    何肆犬豕,而厥身不危敗?
    吳獲迄古,南嶽是止。
    孰期去斯,得兩男子?

    緣鵠飾玉,後帝是饗。
    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
    帝乃降觀,下逢伊摯。
    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

    簡狄在台,嚳何宜?
    玄鳥致貽,女何喜,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
    胡終弊于有扈,牧夫牛羊?
    幹協時舞,何以懷之?
    平脅曼膚,何以肥之?
    有扈牧豎,雲何而逢?
    擊床先出,其命何從?

    恆秉季德,焉得夫朴牛?
    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

    昏微遵跡,有狄不寧。
    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
    眩弟並淫,危害厥兄。
    何變化以作詐,而後嗣逢長?

    成湯東巡,有莘爰極。
    何乞彼小臣,而吉妃是得?
    水濱之木,得彼小子。
    夫何惡之,媵有莘之婦?
    湯出重泉,夫何罪尤?
    不勝心伐帝,夫誰使挑之?

    會晁爭盟,何踐吾期?
    蒼鳥群飛,孰使萃之?
    列擊紂躬,叔旦不嘉。
    何親揆發,何周之命以咨嗟?
    授殷天下,其位安施?
    反成乃亡,其罪伊何?
    爭遣伐器,何以行之?
    並驅擊翼,何以將之?

    昭後成遊,南土爰底。
    厥利惟何,逢彼白雉?

    穆王巧挴,夫何周流?
    環理天下,夫何索求?

    妖夫曳衒,何號於市?
    周幽誰誅?焉得夫褒姒?

    天命反側,何罰何佑?
    齊桓九會,卒然身殺。

    彼王紂之躬,孰使亂惑?
    何惡輔弼,讒諂是服?
    比幹何逆,而抑沈之?
    雷開何順,而賜封之?
    何聖人之一德,卒其異方:
    梅伯受醢,箕子詳狂?

    稷維元子,帝何竺之?
    投之於冰上,鳥何燠之?
    何馮弓挾矢,殊能將之?
    既驚帝切激,何逢長之?

    伯昌號衰,秉鞭作牧。
    何令徹彼岐社,命有殷國?
    遷藏就岐,何能依?
    殷有惑婦,何所譏?
    受賜茲醢,西伯上告。
    何親就上帝罰,殷之命以不救?
    師望在肆,昌何識?
    鼓刀揚聲,後何喜?
    武發殺殷,何所悒?
    載屍集戰,何所急?
    伯林雉經,維其何故?
    何感天抑墜,夫誰畏懼?
    皇天集命,惟何戒之?
    受禮天下,又使至代之?

    初湯臣摯,後茲承輔。
    何卒官湯,尊食宗緒?

    勳闔、夢生,少離散亡。
    何壯武曆,能流厥嚴?

    彭鏗斟雉,帝何饗?
    受壽永多,夫何久長?

    中央共牧,後何怒?
    蜂蛾微命,力何固?
    驚女采薇,鹿何祐?
    北至回水,萃何喜?
    兄有噬犬,弟何欲?
    易之以百兩,卒無祿?

    薄暮雷電,歸何憂?
    厥嚴不奉,帝何求?
    伏匿穴處,爰何雲?
    荊勳作師,夫何長?
    悟過改更,我又何言?
    吳光爭國,久餘是勝。
    何環穿自閭社丘陵,爰出子文?
    吾告堵敖以不長。
    何試上自予,忠名彌彰?

  4. ym 提到...

    嚴肅與荒繆的交錯

    階梯般的靈堂布滿了黃菊花與白菊花, 靈位上繫著黑緞的遺照,想到了永別的離愁,淚水無法控制而洶湧的流出;再也壓抑不住悲傷的情緒,孝子們開始當街嚎啕大哭,再加上道士替死者唸經打醮煽情的音調,更加深了悲滄肅穆沉重的氣氛,那種悲戚哀痛的場面,立即渲染了全場。。。

    賭客們捏著牌,緊盯著莊家,神色凝結的情景;因為,他們在體會那勝負一瞬間的快感。贏錢的人忘形的大笑,輸錢的則破口大罵,吆喝聚賭的諠譁,一時間氣氛熱絡的仿佛是在慶祝農曆新年。。。

    站在兩個場面的交錯處,眼前對比強烈的畫面深深的震撼著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量生氣,只是覺得荒繆到了極點,反而有種想笑的衝動。。。這就是所謂的傳統,所謂的孝道嗎?

    近年來,幾乎都無奈的選擇不出席任何親友的葬禮告別式。無他,只是不想成爲荒繆劇的演員之一。。。

  5. 古越遺民 提到...

    看來只是宗教世俗化的問題。不是道教的問題。沒什麽好爭議的。

    就好像現代的聖誕節的主角是聖誕老人而不是耶穌基督。基督教被世俗化,商業化。

    宗教需要内部整頓。

  6. 匿名 提到...

    我也是覺得很無聊,但也很無奈,老人家說不動,對了,這篇文章可否借我轉貼

  7. Khai Suan 提到...

    沒問題, 您可隨意轉貼.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