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8日 星期四

「難得糊塗」鄭板橋

  我們現在很少有機會見到商店再用中國式書法的招牌,牌匾也快要絕跡了。比較常見到的,除了華人私人醫務所的「再世華佗」、「妙手回春」,另外少數華人的茶餐室還有「客似雲來」、「高朋滿座」之外,其它的地方不容易見到了。還有一些是在神廟或宗祠裡。而製匾額的行業,也可能我少出門的關係識人不多,如果想要弄個匾額送人,也不知要找誰去?

  新式的商店或公司,都沒有挂匾額了,一來也是沒有人送。所以大家改掛一些字畫,我出入一些公司的時候偶而會看見一些字畫。其中一個很常看見的是楊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的「難得糊塗」。

  但對於這個字,我又有一些小小的意見了。這個世界上的人,糊塗的人多,精明的人少。但是徧徧我經常看到「難得糊塗」這四字隨處挂。我的理解應該是,如果一個人很精明,那麼就需要偶爾「難得糊塗」一下;但是一個人長期糊塗,應該掛的是「難得精明」才對,千萬不可弄錯。如果說市面上買不到「難得精明」的字,我要告訴你說:「拿筆紙來!」

  我又在想,網絡公司若要掛匾額,是不是要「一網打盡」比較有氣勢。醫務所能不能挂「高朋滿座」呢?如果醫術夠高名,能不能挂「起死回生」?但是如果由我來送,我會送一個「咸魚翻生」,保證生意好!



「難得糊塗」鄭板橋
作者﹕云彩文

相傳鄭板橋在乾隆年間奉調在濰縣上任知縣,在這期間他為官清廉,興利除弊,取得百姓的愛載,但是最後因收繳了當地豪紳的罰款,而遭到了陷害,而至罷官。

那板橋在濰縣期間也題過幾幅著名的匾額,其中最令人膾炙人口的是「難得糊塗」這一匾額,根據民間傳說,有一年板橋聽了人民說城東南有一座雲峰山,山上有很多歷代的石刻,那板橋專程的來到雲峰山去看一塊春秋戰國時代留下的「鄭莊公碑」,由於天色漸暗來不及下山,於是不得已借宿了山間的一座小茅屋,這茅屋的主人,是一位儒雅的老人,自命是糊塗的老人,言談之間,出語不俗,板橋環視室內,見室內的陳設中最突出的是一件碩大的硯台,足有一方桌面的大小,石質細膩,雕刻精美,真是世間罕見之物,令板橋大開眼界。

於是老人請板橋題字,以便鐫刻在硯背之上,板橋欣然慨允了,他細思老人必有來歷,便提了「難得糊塗」四個字,並蓋上一方新刻的:「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之印章。

因硯石過大,還有不少的空隙,板橋便請老人作一跋語,老人也很興至,便提了「得美石難、得頑石尤難、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也用一方印:「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

板橋一見大吃一驚,心中已知這位老人必不是等閒之人,從印上看應該是一位退隱的官員,細談之後,方知原因,於是板橋有感於糊塗老人的命名,當下見硯台尚還有空隙,便再補寫了一段:「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老人見了大笑不已。

「難得糊塗」深刻道出了板橋內心中對當時政治的複雜,官場的昏暗,心中充滿的無奈與感慨。




2 則留言:

  1. 恺轩 提到...

    有时候人就是要难得糊涂,不开心的事因为糊涂才能放得开!

  2. 提到...

    好漂亮的字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