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5日 星期四

很好奇,很好奇

  霹靂州被吳三桂和巫三怪引蠻洲人入關,民朝滅亡。(滅亡了火箭可以當反對黨領袖了!)給國陣也有好處,國陣裡只有主子和奴才,永遠不會有大臣位子之爭,蘇丹也不必頭痛。


  不過,讓我好奇的是老二為甚麼那麼急?為甚麼要惹來全國半數人的憎厭?他想在下一屆大選輸得更慘,只當半屆首相嗎?而且人家蘇丹最近還慶祝生日,就要天天搞這種事,真搞不明白。

  更好奇的是第一隻青蛙,跳過去又跳回來,他是農曆新年吃飽閒著嗎?他不知道甚麼叫「禮義廉耻」吧?

  大家如果有常留意老二,會發現此人的嘴唇永遠鮮紅,這也讓我很好奇。

  很多人也不諒解霹靂州蘇丹,這樣子,你可以打個電話跟他說兩句,電話號碼在這裡:

  http://sultan.perak.gov.my/bahasa/senarai_raja.htm

  我就不好打去了,因為我怕我吐完苦水之後,告訴他我是雪蘭莪州的子民。(不過很奇怪,手機號碼只有六位數,web designer設計時沒有問一下蘇丹咩?)

  許月鳳應該沒有被C4威脅吧?這我也很好奇,他的樣子都沒有一點興奮的表情。

  更好奇的是,會不會國陣要組新政府時,這幾個獨立議員又失蹤了。

许月凤为什么跳槽?[轉自獨立新聞在線的讀者來函,作者jovis]

会野心勃勃的曹操。他本来不是要东征西讨,只是袁绍、孙权和刘备太过多余,硬是要打仗,所以他只好挟天子以号令诸侯。

会拿枪的大圈仔。他下香港本来不是要打抢,只是香港没有工作给他做,没身份证警察又会抓,最糟糕身上没有钱观光,所以他只好持枪打劫金铺、银行。

会鬼混的老公。他不是天生不顾家、更不是天生就喜欢花天酒地,只是公司业务忙要应酬,最重要的是受不了家里的黄脸婆,所以他只好夜夜笙歌、左右逢源、梅开几度、挥金如土。

会出墙的老婆。她不是天生要出墙、更不是天生购物狂,只是老公老是交不足功课(梅开几度啊~~),搞到到喉不到肺,再加上司机有几份狂野,所以只好充当红杏了。

会贪污的警察。他们不是天生就要贪污,只是他们的工钱少,而同时你钱包的钱不算多也不算少,给他们喝茶刚刚好,所以他们只好成人之美了。

会剪彩的首相。他不是澳洲首相、更不是不关心你们水灾死了没有;只是你们怎么没提早和他预约呢?所以他只好去澳洲剪彩了。

会失踪的侦探。他不是天生就喜欢失踪,或许因为有人让他受委曲,所以他(举家)失踪了。

会死掉的蒙古女郎。她不是小小就死掉的,她是在移民局都没有她入境纪录的情况下 "Boom" 一声挂掉的,或许因为她在马来西亚不认识人,所以就挂掉了(你看,认识人几重要?)。

所以你们看,许小姐的藉口是如此“合情合理”,你不给我钱、你不给我司机、你边缘化我,我不死给你看已经很给面子了。

是不是“合情合理”?



[轉自佳禮論壇]

我从来都不支持任何一方的跳槽。但是,如果两方跳槽例子比较,一方有钱,一方没钱,有钱跳没钱只能是为理念或政治前途。没钱跳有钱更糟糕,连理念都没,只是单纯如动物一般的受欲望引诱,如狗看到母狗就在路上交配一样。

况且,如同儿戏般的,有贪污丑闻就跳过去国家掌权方的,你说事后会不会法庭宣布二人证据不足,无罪呢?你我都知道答案了。

还有一个,东跳西跳,创下世界纪录的。为何之前加入说为理念,一下就回去。太夸张了,除非背后被某种东西操控。

最后,总结。一方使用了绝对卑鄙的手段,或许另一方没有本事使用这种资源消耗极大的卑鄙手段。一方要求解散重新选举,把选择交给人民手中,我当然支持这一方光明磊落的行为。另一方就不敢接受,专门玩些下流手段。 所以,我看卑鄙的那方就不爽。




2 則留言:

  1. 波波 提到...

    你去注意一下看,通常吃得很飽,營養很豐富的人嘴唇是特別紅潤的……
    至於那個沒有歡顏的人,我跟你講啦,如果那個是我,我就算是吃到很飽很想笑,也會擠出一個死人臉來的,我要給人家知道我是情非得己的啊,要不然人家會罵我竟然當了一個大小超到這樣明顯的獨立人士啊

  2. Paul 提到...

    一直以来都对老二看不顺眼...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