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6日 星期四

搭錯車2之順風車

前言:
寫過了關於吳三桂的「」,也寫了「」,又改篇了「」後,今天來個新花樣,弄個獨立短片。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限制級。含市井語言]

  在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的某個角落,有兩個村莊,一叫俄家莊,另一個叫馬家村。兩個村莊的村長交情還算不錯。後來,俄家莊的幾個兒子腦筋伶俐,發明了汽車,也開了車廠,幾個孩子天天就開著自己發明的車子上班。

  馬家村的孩子,看見了後天天站在路旁羡慕不已,希望有朝一日跟他們去車廠長長見識,增廣見聞。為了能夠上路,所以要做些準備,希望能帶個見面禮給人家,到時好說話,做事也方便。

  就這樣,馬家村的村長路爛也不修,水災也不治,村長家屋頂破洞也不補,屋裡廁所阻塞也不疏通,向村民籌了九千多萬。

  馬家村就派了一個代表,叫做馬代,拿了錢,選好一個良辰吉日,站在路旁盼俄家莊的孩子去上班。上班車子剛經過時,馬代說:「看在我們長輩的交情,還有我這個小紅包的份上,讓我跟一跟車,去你們車廠見識見識,可以嗎?」

  俄甲看看紅包裡的錢還不少,車子也衹載了三個弟弟,還有一個空位,再看看馬代衹背著一個書包,「好吧!就載你一程,但在我們車裡,還有車廠,是高科技重地,你一定要照我們分咐,不可隨意胡來。」

  「好!好!沒問題,一切照您的分咐。」

  馬代就擠進了車子,五人一起上路。除了俄甲要開車外,俄乙、俄丙、俄丁都在車裡閉目養神睡著了。馬代卻一副鄉芭佬出城的模樣,興奮不已,東張西望。

  車子走了約十分鐘,俄乙丙丁已經睡到不醒人事,馬代打開書包,拿出了打包帶來的Roti Canai(印度煎餅),司機俄甲聽到聲音,急問:「甚麼來的?」


  馬代說:「是Roti Canai,還有一包咖哩汁沒打開,要不要一起吃?不過我衹帶一片。」

  俄甲忙說:「不行,不行,快收起來,你一個人吃,我們沒得吃怎辦?還有咖哩汁的味道不能散,還有萬一你拉肚子怎辦?高速公路很少公共厠所啊!快收起來。」

  馬代也就乖乖的把roti canai收起來,靜靜坐著,約莫十分鐘後,馬代又打開書包,俄甲這次留神了。看著馬代拿出兩個杯子,俄甲也不理他。過後,馬代又拿出一個保溫瓶出來,俄甲急了,不知道他又要搞甚麼?

  「那保溫瓶內是甚麼東東啊?」

  「是teh tarik,很好喝的,我們馬家村才有的,要不要嚐一口?」

  「謝了,謝了,我開著車,而且也喝不慣,那麼你的那兩個杯子是來幹甚麼用的?」

  「我是想用兩個杯拉一拉我的茶才喝...」

  「eh...哮啊!車裡面拉甚麼茶,燙到其他人怎麼辦?」

  「喔!是喎!這我倒沒有想過」

  於是在俄甲一番的訓斥後,馬代又乖乖的坐好來,望著外面的風景。再過十再鐘後,馬代又打開書包,俄甲更加的留意。這次馬代拿出一繩子,過後又拿出一塊陀螺出來,反正他應該也不會用來吊頸,俄甲也就不理它。

  就在俄甲不留意時,馬代一圈一圈的把繩子圈在陀螺上,最後張開大口,高舉右手...

  俄甲倒後鏡一看,急喊:「喂!你搞甚麼?」

  「我要打陀螺啊!我功夫不錯的,一轉可以轉半小時以上...」


  俄甲急忙切斷馬代的話:「這個車子擠滿五個人了,你要打去哪裡?不行!不行!快收起來。」馬代也就自討沒趣把東西收回書包裡。

  這時,俄乙丙丁也被吵醒了,睡意全失。馬代又東張西望了十分鐘後,再打開書包。這時,俄甲先出口為強:「你又要搞甚麼啊?」

  馬代開始有點不好意思了,「我要換一件batik,俄丁你替我拿View Cam幫我拍一拍可以嗎?要拍到車身和車外風景的。」

  等馬代套上batik後,俄丁就免為其難幫馬代攝影,過後總算順利去到車廠。到了車廠,一下車,馬代說:「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馬家村的一大步!」

  在車廠裡,馬代完全不瞭解,也不太瞭解到底車子是怎麼製造出來的。就這樣,忙碌的一天過去,放工時間到,大家又同車回來,在送馬代回家時,還送了馬代一個車子的方向盤。

  馬代高高興興的回到自己的村莊,把錄影播給全村人看,村長帶領村民一起高呼:「Malaysia Boleh!」,那個方向盤就收在博物院惹塵埃。

  回俄家莊路上,俄甲發火了:「不就是搭個順風車而已,搞那麼多花樣!甚麼懶都被他想出來,神經病!」

  俄乙:「是啊!車子不是他的,車廠也不是他的,告訴他怎麼製造,他也沒辦法弄出來。」

  俄丙:「大家還是別理他,下次不載他就是了。我們還是花多一些心思研究製造太空船吧!」

  俄丁:「對!我想問,大哥你送他駕駛盤有甚麼用?」

  俄甲:「幹!就是送給他當飛盤來玩,你們以為他會帶回去做研究,引擎,輪胎甚麼都沒有,有個駕駛盤有個鳥用?等我找一天得空,研究像戰鬥機被擊中時,可以把駕駛員從座位彈出,裝在車子的那個位置。下次如果再遇上這種人,就按一按鈕,把他彈出車外。」


<劇終>



3 則留言:

  1. Teng-Yong 提到...

    这个故事好像和寒三醉的那篇“慈母”有相映成辉之妙。

  2. clover 提到...

    呃。。。。我在寒兄那边讲得太明了 = =

  3. Khai Suan 提到...

    最新的消息在這裡
    點擊這裡

張貼留言

各位鄉親,
因為您的電腦不穩定、網絡也不大穩定、伺服器不懂穩不穩定,所以建議您寫了長篇大論之後,先copy & paste在您的Notepad中,才按下「張貼意見」。因本站珍惜您的意見才有此忠告。皆因事有前例,友人長篇大論欲「泼」之時,電腦死機(俗稱「腦死」),他「幹」個不休。來電訴苦,我只聽到粗話,沒聽到留言內容。老夫子說:「真耐人尋味!」

 
版權所有 2013 天馬行空 + 妙想天開. Powered by Blogger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 by Deluxe Templates. WP by Masterplan